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
热门搜索:

国内新闻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内新闻 >

17岁男子因长的白嫩服刑看守所被狱友性侵

来源:http://news.sina.com.cn/c/nd/2 作者:福建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:2016-05-20 10:06 浏览:
温州17岁少年象象(化名)温州17岁少年象象(化名)
鹿城公安局微博鹿城公安局微博

 

  温州17岁少年象象(化名)怎么也没想到,他会在看守所遭遇多次猥亵和性侵。而据他说,看守所民警的回答是:“这是很正常的事情,你不要再反映了”。

  更令象象没有想到的是,他恢复自由后,当地派出所叫他去报到并汇报情况,“两名协警像对待犯人一样把我固定在审讯凳上审问”,直到派出所领导发现后才被放开。

  目前,温州市鹿城区公安部门已对象象被猥亵和性侵的事件进行调查。

  5月18日,象象告诉记者,他不需要猥亵和性侵他的人对他进行赔偿,只希望相关部门严肃处理对方,并处理看守所相关责任人。同时,就他被派出所固定在审讯凳上审问,给予他一个满意的说法。

  挪用善款 公益少年被判6个月

  象象向记者介绍,他是一个爱心志愿者公益服务队的队员,温州市本地人。

  2013年,14岁的他就开始致力于公益事业。2015年,他将一所贫困山区学校的情况,通过微信公众号对外发布,消息被迅速转载,很多爱心人士给象象的个人银行卡上汇去了爱心善款。

  然而,年仅17岁的他没经住金钱的诱惑,将筹集到2万6千元挪用,购买了一部苹果手机、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台相机。后来,象象主动去公安机关投案自首,家属也代为退出全部赃款,他被判6个月,2015年11月,进入温州鹿城区看守所。

  噩梦来临 遭犯人多次性侵致拉肚子

  最初,他被关押在温州市鹿城区看守所某监室。一个月后,同监室的在押人员李长江告诉隔壁监室的52岁在押人员叶克农,说自己的监室里刚来了一个“新客”,“人长得全身白白净净,可爱帅气,要不他和主管民警罗吉宁说说,把这个小孩调换到他的监室让叶克农玩玩”。

  媒体报道,当时,叶克农同意后,李长江便找民警罗吉宁商量,但因为207监室人数已满,象象没能被调过去。

  不久后,李长江主动和象象找茬,要和象象打架,并把一箱花生牛奶砸向象象,象象不得已按了监室的报警对讲机求救。

  主管民警见状,只能将象象换到了207监室。噩梦随之开始。

  “到了207监室以后,叶克农要求我晚上必须挨他睡。一开始,他只是碰一下我的身体和脚,后来就越来越过分!”象象说,叶克农曾经在被子里将他的内裤强行脱下,他蹬腿反抗,无奈双脚被叶克农压住。叶克农隔三差五会在凌晨四五点钟开始对他进行猥亵,有时是强行给他“打飞机”,后来直接对他进行性侵。“我被他性侵了4、5次,第二天我都会拉肚子,不得已找医生要药。”脚踝由于长期被按压,造成了瘀伤,至今未痊愈。

  他后来了解到,叶克农因为涉嫌吸毒、贩毒被判无期,正在上诉。

  向主管民警投诉 对方称“很正常”

  隔三差五被叶克农猥亵和性侵后,象象找到主管民警罗吉宁反映自己的遭遇。

  “但是罗吉宁却告诉我,这在看守所里是很正常的事情,甚至在女监室也有这样的情况。他希望我不要再反映这个事。”

  象象告诉记者,投诉后也没用,主管民警并未阻止。一个多月后,叶克农怀疑他偷走了自己用塑料黑笔做的烟嘴,因此和他吵了一架,他才得已被换到210监室,逃脱噩梦。

  象象自己发表在网络上的文章介绍,叶克农之所以有烟嘴,是因为有看守所的民警可以给他从外面带回香烟,有时候还有熟食。如果叶克农提出要求,民警也会把他带出监室抽烟聊天。在看守所内,有数名和叶克农一样享有“特权”的人。

  2016年3月,在看守所羁押了4个月后,象象进入杭州市少管所继续服刑。今年5月10日,象象恢复了自由,随后向鹿城区看守及公安部门反映了自己的遭遇。

  恢复自由后 又被协警固定手脚讯问

  2016年5月16日,恢复自由6天后,鹿城区公安分局广化派出所社区网格警长通知象象,让他到派出所去报到,并汇报释放后的情况。

  象象告诉记者,他在派出所又遭遇了不公正待遇。他说:“当时我一进派出所,两名协警先把我的手机和包没收了,然后把我带到办案区,让我坐在审讯凳上。坐上去后,他们就把我的手脚固定上了。其中一个协警还过来拍照,把我的照片发到他的微信上去了。然后讯问我最近的情况,问了4、5分钟过后,派出所一位姓谢的教导员才冲进办案区,批评两位协警,‘你们这样做是违规的,赶紧松绑’。”

  象象说,后来他找派出所相关负责人要两位协警的详细信息,准备投诉他们,但遭到拒绝。不久后,一位自称是派出所所长的男士给他打来电话,就他被绑的事向他表示歉意,并称“那两名协警已经被我们开除了”。

  鹿城公安介入 将严肃进行调查

  象象将在看守所的遭遇逐级进行投诉后,温州市鹿城区看守所、鹿城区公安分局纪委、鹿城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分别对他进行了电话回复,表示将尽快调查此事。

  5月17日19时51分,浙江省温州市公安局鹿城分局的官方微博“平安鹿城”发布消息:#警方通报# 近日,针对项某某(象象)反映在我区看守所关押期间受到在押人员叶某某侵害一事,市、区两级公安机关高度重视,已在第一时间成立调查组,警方将依法依纪,认真严肃进行调查。

  5月18日,记者致电鹿城区看守所所长办公室,欲了解该单位对此事的调查进展,接电话的男性工作人员得知记者身份后,表示“正在开会”,后急匆匆挂掉电话。

  随后,记者又拨打鹿城区公安分局纪委办公室和刑侦部门的电话,但均无人接听。

  象象告诉记者,他不需要猥亵和性侵他的叶克农对他进行赔偿,只希望相关部门严肃处理叶克农,并处理看守所的相关责任人。同时,就他恢复自由后,又被派出所绑在审讯凳上审问,给予他一个满意的说法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栏目分类
相关内容
网友评论